欢迎来到 - 极速小汽车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非主流日志 >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來自武漢最前線的“疫”線日志:他們與疫情爭分奪秒

时间:2020-03-18 16:17 点击:
編者按:“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為鼓舞抗疫斗志,堅定抗疫信心,人民網聯合《中國作家》雜志社聯合發起“人民戰‘疫’”征文,向全國作家和網友發

編者按:“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為鼓舞抗疫斗志,堅定抗疫信心,人民網聯合《中國作家》雜志社聯合發起“人民戰‘疫’”征文,向全國作家和網友發出邀約,鼓勵大家用手中的筆,記錄這場防疫阻擊戰中值得銘記的時刻。優秀作品將在人民網文化頻道“人民戰‘疫’”專欄、“學習大國”微信公眾號、人民網文娛部微信公號“文藝星青年”以及《中國作家》雜志社官方微信公號、紀實版正刊陸續發布。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來自武漢最前線的“疫”線日志:他們與疫情爭分奪秒

“今天是年初幾?星期幾?”

“不知道。”

“是啊,我隻記得我們到武漢已經7天了。”

是啊,奮戰在抗疫一線的交醫援鄂醫療隊隊員始終在緊張地與疫情爭分奪秒,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自己。他們充分發揮共產黨員的先鋒模范帶頭作用,發揚不怕吃苦、連續作戰的優良傳統,堅守工作崗位,堅持以人為本,把搶救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讓我們連線武漢抗疫防疫最前線,聽聽他們的聲音。

“科學有序,准備好持久戰”

昨天(1月31日)是上海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醫護人員進入隔離病房正式參與臨床救治的第一天。早上8點,第二批上海援鄂醫療隊的第一班醫護人員,進入武漢第三醫院隔離病房與當地醫護人員一起工作。

之前,網上流傳著一條上海援鄂醫療隊防護物資匱乏的消息。2月1日凌晨,上海組織的防護用品已經到達武漢,目前醫療隊已經收到這批物資。現在國家是在舉全國之力支持湖北患者的救治,特殊時期有特殊的民族凝聚力,我相信當前的困難會過去。我們救治工作的重點是要有序進行、提高效率。

第二批上海援鄂醫療隊28日晚上到達武漢后,當晚零點召開緊急工作部署會議,會上將所有隊員分為7個工作小組,分別是醫療組、護理組、院感組、檢驗組、后勤組、信息宣傳組。醫療和護理組又分成若干小組,進行了排班。一百多人來自上海不同的醫院,大家首先要內部磨合,我們的醫護人員還要與武漢當地醫護人員磨合。我們計劃用3-5天來完成磨合,然后科學分配,提高工作效率。(注:陳爾真院長參與過SARS救治,又是汶川地震最前線的救援人員。之前醫療救援的經驗教訓,為武漢的醫療援助工作帶來很多借鑒。)

1月30日,醫護人員進入臨床開展工作之前,醫療隊首先進入醫院開展工作的是院感組和檢驗組。院感組醫生對這所臨時改建的醫院事無巨細地進行了檢查,向當地醫院的醫護人員提出需求。“要保証所有醫護人員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放心且有效地工作。

疫情目前還在高峰期,危重病人病情復雜,疾病發展的規律還沒有找到,特效藥物也還沒有研發出來。所以我們要做好持久應對的准備。昨天,醫療隊就已經下發了《上海市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隊員守則》,守則中明確要求:一切行動絕對服從領導、聽從指揮,要樹立全局觀念,絕對服從於當地指揮部和醫療隊的統一部署和安排,共產黨員必需充分發揮先鋒模范作用。要發揚不怕吃苦、連續作戰的優良傳統,堅守工作崗位,堅持以人為本,把搶救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作者陳爾真,系上海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領隊附屬瑞金醫院副院長)

“來了就是吃苦的”

順利接手交接工作,發現這裡物資緊缺狀況還是超出之前的預料,帶的物資或許能維持一星期,都是應急用的。目前物資比較短缺,相信后續通過協調能有效解決。接手的北三區病房是普通病房改造的,所以搶救條件很有限。一般情況下,普通病房是不能做ICU的,正式ICU裡的氧源氣源都有一定要求,電力系統都有兩套,因為涉及到很多設備的使用。

醫生安排是每天6小時一班,夜班是12小時,每5-6天值一次。穿著特殊的防護裝備在特殊的環境裡工作,非常悶,而且病人病情重,病房條件相對有限,工作會比想象中要艱苦一點。6個小時裡不吃不喝,大小便都不行,一穿一脫都是10-20鐘。

剛進來的時候,人手比較緊張。一般ICU裡的病人與醫生比例是1:0.8,傳染病最好是1:1.2,護士要配到1:3、甚至1:3.5,29個病人至少要87個護士。剛進駐的時候北三區隻有48名護士,每天要上8個小時班,所以她們非常非常累。在重症病房不宜工作太長時間,每天理想時長是4個小時,時間一長,口罩一濕,就失去了防護作用。冬天冷,這8小時還不能開暖氣和空調,凍得雙手都凍快麻了,非常辛苦。經過協調,北二區病房的團隊又分配給我們15名護士,原來8小時一班可能會變成6小時。上海第二批支援醫療隊也來了,還有50名護士補充進來,這會大大緩解壓力。

但因為物資短缺,我們也不敢加太多的人手,不然消耗量會很大,這也是一個兩難問題。現有的醫護人員會比較辛苦一點。不過,來了就是吃苦的,不是來享福的,我們大家都有心理准備。目前一切都在按部就班進行,包括我們醫療上的規則制度都制定好了,在按流程走,也成立了臨時黨支部。老黨員要放平心態,做好艱苦戰斗的准備。

總體來說,目前一些病人的情況在好轉。病人還在源源不斷地送過來,我們也沒有想過什麼時候能回去,現在正是需要鼓舞士氣的時候。

(作者陳德昌,系上海援鄂醫療隊隊員附屬瑞金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

“為不耽誤治療病人,我戴著口罩睡覺”

援鄂第七天。昨天夜班,今天一覺睡醒已是黃昏。夕陽西下,希望它能帶走籠罩在武漢上空的陰霾。

昨晚八點接班,我換好衣服,帶好口罩帽子,進行中夜班交接班:填報傳染病卡、打印病史、寫病歷、處理病人......辦公室空蕩蕩的,隻剩下我們三個值夜班的醫生。兩個取暖器同時打開,但卻揮不走武漢夜間的冷。我們在辦公室繼續奮斗。凌晨2:30左右,我們組的5床病人——一名50多歲的女性出現了血壓下降,我們趕緊處理,所幸病人最終好轉,我們也鬆了一口氣。情況穩定后,我想休息一會兒。

為了以防病人再有情況發生,我戴著口罩,穿著厚重的棉大衣,坐靠在辦公室的椅子上。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戴著口罩睡覺:在安靜的環境下,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我的每一次心跳和呼吸。我的心跳很快,呼吸有點累,因為每一次喘氣我都需要費力。我想到那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隻要意識清楚的,他們該有多痛苦啊。恍惚之間,我特別想念不戴口罩自由呼吸的日子啊。

凌晨6點不到,我從疲憊中清醒過來,剛剛准備寫交班記錄。突然5床病人的情況開始惡化了,我們盡最大力量去搶救,不幸的是,她還是走了。當我打電話通知她的愛人時,一個大男人在電話中哭了......他要求能否見病人最后一面,並且留下病人的手機做個留念。我不確定在這特殊時期他的要求是否能夠滿足,我很想但是沒辦法安慰他,這時候任何話都很無力,再說下去我的淚水也快止不住了。我隻能匆匆挂上電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